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界 > 第一资讯 > 孙立坚称中国政府2012年更应把握好经济改革的方向(图文)

孙立坚称中国政府2012年更应把握好经济改革的方向(图文)

2011-12-31 20:35:22 人点击
导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12月31日,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日前表示,由于欧债问题凸显出欧元机制的内在缺陷,美国经济在企业修复资产负债

15.jpg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

12月31日,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日前表示,由于欧债问题凸显出欧元机制的内在缺陷,美国经济在企业修复资产负债表的“瘦身”行动和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的矛盾中呈现出来的失业率居高不下的现象,以及当年处在世界制造强国地位的日本经济在核污染压力、高财政赤字和低福利水平的冲击下更趋疲软的格局,都会使得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带来巨大的挑战。2012年的经济格局将呈现出变化无常的态势。

孙立坚认为,中国政府新的一年更应该坚持改革开放的战略,尊重各个历史发展阶段所蕴含的内在客观规律,分清需要花大气坚持下去才能解决的中长期的结构性问题和需要通过制度优化才能减轻周期性波动所带来的短期冲击的压力之间的本质差异。

解决“结构性的问题”关键在于改革封闭的要素市场

孙立坚分析说,从供给面上看,当今中国经济在全球金融危机的环境中更加明显的暴露出一些中长期存在的问题和矛盾:首先,推动30年高速增长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而“民工荒”现象和老龄化趋势不可能在短期内有很大的改变,它更不意味着中国经济目前就已经具备了欧美创新型国家所需要的人力资本的比较优势。其次,作为世界经济的第二大国中国,在全球经济普遍低迷的情况下,今后依然坚持对外出口的增长方式,来谋求像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所获得的“全球化红利”,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目前就可以专心来打造内需主导的发展模式。第三,回顾中国经济这30多年来走过的发展历程,我们都会注意到改革开放的“制度红利”发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虽然这场金融危机严重打击了中国经济的市场活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改革开放的战略优势已经走到尽头。最后,由于像“金砖五国”这样的巨大新兴市场的崛起,打破了一直由欧美发达国家所占据主导地位的资源需求格局,从而导致了资源稀缺问题变得更为突出,环境恶化现象变得更为明显。中国再想像过去那样不计较“资源红利”的约束谋求自己的发展模式,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孙立坚建议,中国今后中长期的改革方向应该坚定不移地做好以下几件事情:一是要大大增加教育投入的比例,与此同时强化大学产学研结合的各项制度设计;二是无论对企业家还是投资家都要通过完善各类制度来强化对它们权益的保护和尊重。三是提高政府服务的效率,把政府财富创造的机制和公共服务的能力嫁接到市场活力的打造和民富水平迅速提高的制度安排上,避免政府干预过多所带来的资源配置效率降低、流动性波动过大的局面,根本改变政府的收入是来自于垄断行业和土地财政的领域。

从需求面上看,孙立坚认为消费不足现象有着很多内在深层次的原因:首先,“没有钱消费”的问题。今天我们非常希望通过中西部城市化的推进来提高农村居民的收入水平,但目前我们还是感到楼宇经济的发展对当地经济的增长贡献很大,并没有形成其他国家所看到的产业集中,消费网点集中的现象。因此,真正意义上能够带来消费水平普遍提高的城市化进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其次,“有钱不敢消费”的问题。今天沿海城市在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红利的同时,却出现了没有把自己先富起来的财富作为推动中国内需的动力,反而是因为城市生活所带来的“后顾之忧”增加而过度的储蓄,甚至储蓄的方式集中在楼市和欠成熟的金融市场,造成了虚拟经济过度繁荣的根源之一。第三,“有钱不在国内消费”的问题。今天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贫富差距”的问题,处于少数群体的中高收入阶层他们在中国选择投资而在国外消费,有人认为利用税收杠杆可以缓解贫富差距所带来的社会不和谐因素,而且还能通过收入转移的社会福利政策来刺激低收入层的消费水平,但这种认识是很有偏颇的,如果对于合法的“多劳多得”的企业家、创新家和投资家给予重税,中国经济发展的活力就可能会因为资本外逃或避税行为而大受影响,同时也很容易形成像南欧社会缺乏实业致富精神的社会风气。

面对上述挑战,孙立坚认为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大改革的力度:一是探索农村土地改革的机制设计。让农村财富能够在农村发展的过程中越积越多,为当地让农民尽快致富的城市化建设和农业机械化的发展奠定扎实的基础。二是加快公平有序的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的改革,处理好由此产生的工作动力与工作压力之间的平衡关系。通过激活市场和缓解后顾之忧的制度改革,来提高大众对未来的乐观预期,以此带动中国内需推动经济发展的水平。三是提升中国本土企业的竞争力和消费市场的投资者利益保护,打破垄断和扼制投机,让更多的产业资本回到能够面向国内消费群体而创造财富和提供高水平服务价值的实体经济舞台上。同时,要通过法制社会的建立来大力扭转“真假难分、价格扭曲和消费安全感很低”的社会环境,切实保护好具有消费能力群体的消费愿望和由此带来的幸福感受。真正形成让先富起来的人通过消费这个市场渠道来带动中低收入的财富增长,让他们也尽快进入到改善自己生活质量的消费时代,企业也从内需的增长中分享到企业利润增长的实业致富的快感,避免中国消费水平的提高与本土企业利润增长、就业水平提高相脱节的现象。

解决“周期性的波动”关键在于政府积极“让利”的姿态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文仔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