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热读排行 > 天上人间vs红楼 > 第107章 古今中外关于性贿赂的立法

第107章 古今中外关于性贿赂的立法

2015-03-17 14:03:07 人点击
导读: 我国古代与国外的法例为性贿赂入罪提供了范例。在中国古代,《左传 ;昭公十四年》中记载了邢侯因叔鱼收受雍子提供的美色贿赂而将二人定罪处死的案例,《唐律

我国古代与国外的法例为性贿赂入罪提供了范例。

在中国古代,《左传 ·昭公十四年》中记载了邢侯因叔鱼收受雍子提供的美色贿赂而将二人定罪处死的案例,《唐律 ·职制篇》和《清律》中也有将官员娶当事人的妻妾女规定为犯罪并加重处罚的立法例。

在当前世界各国刑法中,日本刑法判例将艺妓的表演艺术、男女间的交情确定为贿赂内容。

1915年,一警官因索取性要求释放要犯而被定罪;

1982年,一法官因让女犯陪睡三天而枉法减刑也被定罪;

1998年,前大藏省官员井坂武彦因接受野村证券公司价值258万日元的“行贿性招待”而被定罪。

在美国,2006年,洛杉矶机场官员利兰 ·王因为给市长詹姆斯 ·哈恩支付性按摩费,帮客户牵线搭桥签订市政合同而被起诉。联合国大会2003年lO月31日审议通过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是迄今为止关于腐败行为的最为全面而权威的国际法律文件。《公约》第十五条规定:“各缔约国均应当采取必要的立法措施和其他措施,将下列故意实施的行为规定为犯罪:公职人员为其本人或者其他人员或实体直接或间接索取或者收受不正当好处,以作为其在执行公务时作为或者不作为的条件。 ”《公约》将受贿罪的贿赂范围规定为“不正当好处”,范围非常宽泛。不正当好处又可以称为不正当利益,由于没有限定,既包括物质性的利益,又包括非物质性利益。 目前我国刑法的规定则仅限于“财物”,这与《公约》的规定差距甚大。

我国已批准加入《公约》,因此应承担《公约》赋予的国际义务,其中之一就是在立法上与《公约》相衔接。因此,应通过修订刑法的方式,将受贿罪的对象由财物扩大为利益,包括性贿赂。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在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级警司冼锦华因接受免费性服务而被判刑入狱,成为性贿赂定罪的先例。将性贿赂入罪并不是标新立异,而是一种刑事立法趋势。

文章来源:千客小说 编辑:阎礼
Tags:

相关资讯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