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独家 > 赵本山:我自己闯出来的道路别人无法复制

赵本山:我自己闯出来的道路别人无法复制

2013-06-08 20:55:06 人点击
导读:赵本山凤凰卫视1月15日《名人面对面》新春特别节目回顾了著名相声演员赵本山的专访,以下为文字实录:许戈辉:各位好,再过几天,春节就要到了,对于大多数观众朋友来说,此时此刻正是赶

QQ截图20130609205529.jpg

赵本山

凤凰卫视1月15日《名人面对面》新春特别节目回顾了著名相声演员赵本山的专访,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戈辉:各位好,再过几天,春节就要到了,对于大多数观众朋友来说,此时此刻正是赶紧地结束手里的工作,准备回家团聚的日子了。但是有一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异常的忙碌,而且我回想了一下,在我12年《名人面对面》采访的嘉宾名单里面,他一定是在这个时候最最繁忙的一个,没错了,他就是几乎年年春节都不缺席的赵本山。

最近我看到了这样一条消息,赵本山将带着他的赵家班,陆续登上包括央视春晚在内的五场春晚。其实这对于他的表演状态和身体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大概在一年多之前,赵本山接受了我的专访,当时的他大病初愈,同时又是刚刚参加完春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我记得那次的聊天,我们有太多的话题可聊,而且也聊得挺深。

那么在今年的春节期间,我们制作了两期特别节目,带领大家一起再度走进这位带给我们太多欢乐的全民笑星。

赵本山:现在演小品尽量把“彩”让给徒弟们

(画中音)

亲家,这还到我家门口等着了,这不着急吗,等着你给我取钱去,取回来了吗?我那一万五,明天取。

解说:赵本山的小品成功了,春晚就成功了一半,春晚总导演的这句话道出了赵本山的小品在大年30那晚的地位,因此虎年春晚之后,大部分观众将春晚的不好都归咎于赵本山小品《捐助》的不如人意。更有学者说,小品《捐助》的品质之恶,编剧之烂,表演之劣,师徒赶集式的霸占春晚舞台,被观众评论为2010年春晚最烂之作,是不可质疑更改的“铁评”。

可以想象,如果《捐助》不是赵本山的小品,不仅不可能最后登上春晚舞台,而且根本连入围都不可能。

许戈辉:恨不得都是豁出去一条老命来了上春晚,那上问了还有人骂,心里肯定觉得冤得慌。

赵本山:其实都把它看都看开了,我曾经对待别人的想不开还有批评,就是往往,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就是有些矛盾都是产生在你跟他好,跟他好,突然伤了另一家你都不知道,就是你自己不知道的,就是别人起点想法,我觉得都是正常的,大家都坐在一起聊一聊,我们哪块有矛盾了,我们有什么事做得不妥,是应该这么处理事情。

一旦做到,你觉得你做到,你站在了一个高处,就中国有句老话叫“高处不胜寒”,“出头椽子先烂”,这都告诉我们多少年了。就是需要和谐,需要,不要跟别人结怨。好多怨是不知道结的,你不知道结的,结的一解开也就完了,至于说别人不喜欢你,你比方说,用我今天的作品去跟去年的参照,那我就可以不上了,我干嘛要把自己评倒,可是你得比那个还好,那你,你说那可能吗?

它是两个味道啊,今年(2010年)是做了一个,为什么做个《捐助》呢?我觉得对社会是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做了一个温暖的话题,像这种内容,大家还能在这个过程当中享受快乐,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事情,今年(2010年)这个作品我非常喜欢,我是看到一个,一个真事,就是别人去捐钱去了,捐钱一刷卡多刷个零,完事我把这个故事演变了,是把亲家钱给刷出去了,就变成矛盾了。

是这么个过程,小沈阳呢,原来没他,你说那个安排哪个主持人都可以,但是为了让观众看他,我也希望改变他,不仅仅是一个光是这个那个,光是会演这个,他其实演别的也行,他尽管不出彩,但是彩不在他身上,包括也不在我身上,我都是尽量让给徒弟们,去陪着他们,我在那去坐到那演,他们会稳下来,这些个小品分寸我是非常清楚的,我在台上会掌握所有人物的节奏,就是他演丢了,我都能给找补回来。

许戈辉:所以不管你身上戏多少,你永远是那棵魂在那。

赵本山:是啊,这个魂得在这,他们有依赖,他们也敢演,他们自己要出去,他就不敢演了,他就会有过火的地方。

(画中音)

不行啊,大爷这屋光线有点暗,你那镜头盖开了吗?山炮。你这啥队伍啊,还说我们这灯,这今天还特意加了一个泡呢。

刚才您不刷卡了吗?嗯,您一刷卡那上边就显示出3万,现在您的卡里面就剩点利息了。大爷,您的境界是太高了,不行,现在血压有点高了。

赵本山:我不能不上,我不能不上,他(小沈阳)独立上有困难,他还支撑不下来,剧情一下就下来,我说你必须还得站在,我要不让他上,观众指定是一片骂声,他师傅惩罚他了,没让他上,其实他不上是挺好的,就包括我今年不上是成功的,但我没办法呀。

许戈辉:没办法这事儿怎么讲?就是你已经。

赵本山:我说心里话。

许戈辉:骑虎难下了,是吗?

赵本山:说观众,说是已经坚持了20年的文化习惯,而且在这个三十晚上,就说要想看看。

许戈辉:年夜饭突然没饺子了。

赵本山:对,不是。也不是说突然就没你不行,就是我们不要这么一种理解,我自己不能这么理解说没你这过年都过不好,哪有那个,没谁都可以,就是咱不要拿自己太当回事了。就是你在得病那个过程当中,有那么一批老百姓在那关心着你,是通过啥啊?是通过这个春晚,当你能站到这个时候,需要你的时候也就这个时候,你只要不威胁你生命,你有啥不可以干的?

就别人,就是这个节目好与坏,我觉得不是太重要的,别人骂你不如谁了,不如这个,不如那个了,只要他骂满足了,到最后我再下来不就挺舒服吗?说我不要看你了,那我不就自然就会下来了。

许戈辉:你怎么会愿意用这样的方式下呢?咱们中国人讲究叫见好就收,哪有说是被人家给骂下去的呀?

赵本山:我觉得见好就收这句话,它不应该是,就是一切就要在温暖和感动当中度过的,你想我在没有,命快没的时候,有那么一批人,那么一堆朋友,那么一堆朴实的观众,连送东西,带发短信,在那围满了,我想作为一个演员,我都想不到,没想到,突然我醒过来的时候,大伙告诉我了,所有的报纸,包括来的人,看的人,我自己没想到。

许戈辉:自从2009年生病之后,除了舞台上的表演之外,赵本山几乎很少接受电视媒体的专访,因为据说他的病情没有痊愈,但凡是行动过于猛烈,或者有的时候哪怕情绪过于激动的时候,都可能导致病情的复发。记得在那个时候,他永远被媒体步步紧逼,每年春晚结束后,无论好坏,他往往成为舆论的焦点。

但是有趣的是,不论媒体还是观众,很快就会被更新的新闻所吸引,在当时看来天大的事,过不了多久也会风平浪静。

或许正是经历了这些大风大浪本山大叔才会在当年的采访中,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中国人有个习惯,看你可怜,非常好,看你太好了,心里又别扭,我觉得这是个文化,必须接受。

赵本山:脑出血昏迷时第一个想到妻子

解说:2009年9月,在上海拍摄《乡村爱情3》的赵本山,突发脑出血,病情严重一度昏迷。其后被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如果严重昏迷,很有可能突发死亡,刹那间,全国上百家媒体赶往上海,在医院门外蹲守,24小时跟踪关注,迅速被演绎成中国内地首次全方位的纵贯性的娱乐名人住院事件报道。

许戈辉:那在养病那段时间里,肯定天天都得想各种事。比如想以前自己的路。

赵本山:就是我更多想的就是,因为当时是这时候,妻子是第一个爱护你的人,还有朋友。她就,哎呦,那么一段时间,她在我跟前,天天的我当时说实话,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妻子,还是妻子,她天天伺候着我,来朋友,我有几个哥们,包括公司的几个人,后期我才知道,有很多朋友来都没让进来,怕打扰我,因为当时七天,如果,这七天都不是安全期。

许戈辉:这段时间跟小孩怎么讲的呀?

赵本山:就是我的孩子?

许戈辉:嗯。

赵本山:他们来了。

许戈辉:就是告诉他们爸爸这情况。

赵本山:他们都来到我床前了,我刚从手术台出来之后我就看见他俩了,我说没事了,你要赶紧回去学习,我儿子就张罗还要陪着我,要陪着我,我说你别陪,你学习吧,一点事没有,跟孩子不能说什么,因为当时孩子那么小,你看长得挺大,他还是小孩。

许戈辉:对,但是有的时候小孩比我们想象的那个理解力要强。

赵本山:是。

许戈辉:嗯,而且一些突发的事件,有可能一下让他们变得特别成熟,特别懂事。

赵本山:他俩是,当时其实我这俩孩子他都离不开妈妈,妈妈在这陪着我,后来他俩自己回去的,在那也是自己,你说我儿子回去就买个《本草纲目》搁那看,要当医生,他就是天天要看这书了。

许戈辉:所以要有这么一遭经历的话,肯定你对这个人生就有了一番新的感悟了。

赵本山:那新的感悟,除非你想可别,就是玩吧。其实玩也不对呀,其实你想活着,我才53岁,完我下部分都是玩去了,我就躲开了,慢慢地淡出了,这也没有意思,这也没有意思,我不是说光溜话。

赵本山:团队越带越大已没法撒手不管

许戈辉:你觉得你最放不下的,最挂牵的是什么?

赵本山:我这个团队呀,我先不能说是观众,我这个团队我弄这么大,这么一堆人,我当时都处理后事了,我醒过来时候把我的学生叫过来了,我说你办几件事,我说第一件事呢,因为我离开前不有个大女儿吗?我说我有一个卡有点钱你给她,因为我说剩下都给你师娘,完事呢,你们一定要在一起,你要答应我,你们不能分,你们如果分了,你们谁都什么都不是了,我说你们要在一起就是个力量,完了当时,当时我的学生就哭了,他说不可能,你不能没,怎么、怎么说。

我说我清楚,我说我一切都清楚,我说我没害怕,苦我吃了,享受我享受了,我又变成了个名字,我说这一路走来,我都满足了,我说只是你们,要听一个人的话,当时我那个排行老三,他是团长,他是这个民间艺术团的团长,我的徒弟,就演谢广坤那个,他搁我跟前,我说你一定要答应我,你把我的话记下来,要传达给所有的学生,他就挺受不了的,我说我肯定是够呛的。

许戈辉:所以我觉得你现在的这个心态,可能真的就是感受了生活中很多的温暖和美好,我觉得就连你的小品也不像以前那样,有好多的那个刺了,就变得批评那个赞美、讴歌、柔和了,柔和了,真的这也是好多观众的反映。说我们本来喜欢本山大叔的小品,觉得他总能针砭时弊,充满了讽刺,挖苦的那个味道,但是呢现在好像就是讴歌大好形势,就没那个锋芒了。

赵本山:其实呢,说实话,我觉得通过所有的,就这么一段过程,和谐对社会,对家庭,对朋友都是重要的,对一个做得比较强的人,我们不需要跟别人带刺,所有的带刺,我觉得不要跟社会不愉快,说实话我们今天这个国家都到这个程度了,而且我们个人,你说国家要不强大,我们能有今天吗,咱们不是说光溜话,也不用说这个那个,感谢这个感谢那个,那是假话,咱们不用说那个,就说这个国家强大了,这个国家和谐了,我们在这个国家当中,是个老百姓喜欢的名人,国家富裕了我们才能富裕呀,在富裕的前提之下,我们还有什么争斗啊?

你比方说谁说你几句,或者是批判你几句,你像我这有病的时候说,哎呀你不上春晚我们也理解,这那的,等你上完他还骂你呢,有一批人,在不断地骂你,这个也挺可笑的,就是说中国人有个习惯,就是看你可怜非常好,看你太好了,心里别扭,这个必须要,我觉得它是个文化。

许戈辉:如果只把赵本山定位为春晚明星,那么一定是对他的误解,尽管春晚小品的好坏,众口难调,不过有一条渐变线却清晰可见,那就是对于他身份的认定在渐变。

赵本山:我自己闯出来的道路别人无法复制

从“唱二人转出身的演员”到“小品王”,从“超级农民”到“赵家班班主”,再到“上过2次福布斯富豪榜的企业家”,套用一句曾经的流行语,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解说:有人给赵本山算了这样一笔账,国家级院团每年演出100场左右,收入2000万元,本山传媒和这些院团人员相当,都是300多人,而一年演出1990场,收入5800万元,超过了任何国家级院团,而这还仅仅是3年前的数据。赵本山这样归纳自己的“经济链”,二人转弟子们通过电视剧提高知名度,再回到舞台,名演员只要站在台上,观众就会大把往外掏钱。

许戈辉:我们也看到有好多的艺术家及都不是好商人,就是缺乏经商的那根弦,但好像你是个例外,我也不知道你的这个管理之道是什么。

赵本山:我觉得就是,我还没有觉得给自己应该总结我是什么过来的,我是怎么,我这种,相信我这种模式是几乎不可复制的。

赵本山:它复制不了。

许戈辉:对,不是任何课本能够去教授的。

赵本山:因为我呢领着一批,跟学院没关系的人,就闯出了这么一条路,二人转之路,在他们身上的管理只有我懂,因为我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走过,我的大部分人,看懂他们就没有几个,说能把他们看懂的,把他们研究通的没有几个。那这种模式说你让别人摆在别人身上说复制一下子,可能别人,也可能这个团队将来说,我不在了,可能这个团队就不存在了。就谁接班也不会存在了我想。

就必须我在这来支撑这个团队,因为我在他们面前的信誉度,我知道他们的内心的心理,他们想什么,他们想做什么,我都清楚。我想感情是第一位,一个公司,像这种带有家族式的企业,因为大家都有亲情了,都有依赖性了。

小沈阳的母亲:要是不认识赵老师的话,像我大儿子不也没名吗?

小沈阳的父亲:大恩不言谢,恩情大了咱这报答不了了,对不对?也就是以实际行动给师父增光夺翠。

赵本山的徒弟:我知道你对我们都I  LOVE  YOU,我也对你I  LOVE  YOU  TOO,师父祝你身体健康,我爱你。

赵本山的徒弟:师父,这帮孩子让你操心了,看你满头白发我心里,祝师父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赵本山:公司不会上市 想用股份留住员工

许戈辉:比如说你这些徒弟们,弟子们,要是但凡有谁走了,或者我们说得重点,叫背叛了。这是不是会很伤你?

赵本山:我倒觉得说心里话,就是说目前,除非我撵他走,你撵他都撵不走,不会,他们不会走,他们也不会什么,他们得到的和他们的荣誉,和受尊重的那个过程,就是你让他走,他都不会走的。如果说要有人走,那我就在想,我得想我自己,我会想,我是不是对他哪个地方不满足了,或者是对他不好了,我要先检讨自己。

我想无论谁,就是一个家庭还有离婚的呢,两口子过那么些年,多有孩子了还离婚呢,都要变成一种正常现象,他如果在你这不满足了,首先有一点,他自己想得过高了,或者你给他过低了,你就先找原因,你找到原因了,人家走可能你就不伤心了。

许戈辉:所以,这些聚在你旗下的弟子,他们要走这不是烦扰你的问题,反倒是说如果要是有一天,你不是他们的那个,这个群龙之首的时候,这个产业怎么样往下维系,怎么往下发展呢?你完全是靠个人的这种情感,和你对他们的把握,这个东西它没法复制,它怎么往下发展呢,你不希望做百年老店。

赵本山:我现在就是想,我的公司呢完全是制度化。

许戈辉:这制度怎么形成呢?

赵本山:这个制度形成就是我们把,我们现在也面临着一个改革,就说我呢尽量把我摘出来,我也想不要搅在这里头,这些所有人的身上,哎呀,他不好,他坏了怎么回事,我想公司内部至少说,我们不进入资本市场,我给大家做成股份,就是在我公司的演员,和干的年头比较好的,我可能正常工资之外,我都给你做成股份,你谁值多少股就是多少股,我把你的股份,给你存到公司,当你要走开的时候,这股就没了,你要在这够多少年,这个股你永远持有,公司替你攒了一笔养老的钱。

就是你到时候可能是,我们不进入资本市场,不进入这个,不上市,我们最起码内部,要有一个合理的管理方式,能够留住人才,你比方说许戈辉上我那去了,我给你谈年薪,这年薪你觉得很满足,但是额外呢,我公司它有分红,这个分红呢就说,你的贡献和来的年限你值多少股份,你自己买走,我说想买,到年底分红,买完之后存在我公司,我几年一分利,或者是你犯什么错误了,这个股可以没了,说是你自动地,按照要求没有,那你随便走开了,说你自己想去,你自己走,这股没了,可能这个股要比你的工资高得多得多。

要把大家所有人,不是说掌握他,让他搁这有希望,就是说一个人,就是说你待在一个单位,我想你待凤凰卫视待这些年,那证明是你有希望,公司对你不薄,你才搁这愿意工作。就是你就觉得,我这大能耐,我在这赚得不少,还行,老板对我都挺好。

冬天的大葱,叶黄、根枯、心不死。正好要枯竭了,正火的时候,就要离地了,我突然又看到了自己。

许戈辉:这本来在江湖上是不是挺忌讳的事?

赵本山:财去人聚,财聚人散。

文章来源:凤凰网娱乐 编辑: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