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府 > 新闻发布 > 晋城官场地震 能源首富吕中楼疑涉800亿国资流失

晋城官场地震 能源首富吕中楼疑涉800亿国资流失

2012-05-07 17:25:39 人点击
导读:张新民“侵吞800亿国有资产”、“跑路”传闻、与山西能源首富之间的恩恩怨怨,一次次将沁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吕中楼推上风口浪尖。围绕着这位有着中国学历

5477596620111031134436019_640.jpg

“侵吞800亿国有资产”、“跑路”传闻、与山西能源首富之间的恩恩怨怨,一次次将沁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吕中楼推上风口浪尖。

围绕着这位有着中国学历最高的煤老板之称的商人,举报、查账、辟谣、领导批示、商战恩怨等等连续不断上演,当年煤矿改革留下的争议背后的PK,至今无法尘埃落定。

800亿国资“流失”

手里的香烟颠了几下,揉揉,再颠了颠,还是没有点燃,47岁的吕中楼显然遇到了人生中的一道坎。

5月4日下午,北京西三环某酒店,当沁和集团董事长吕中楼坐在新金融记者面前时,关于他逃亡的消息早已什嚣尘上。与此同时,其当年的合作伙伴、今日的竞争对手张新明,因伪造护照非法出境被公安部门通缉的消息同时发酵。

在山西的煤老板富豪中,吕中楼以学历最高和擅长现代企业管理在煤炭行业里声名颇著。如果吕跑了,引发的震动绝不限于山西范围和煤炭行业。

“只要山西有什么负面新闻,总有人会把事情牵扯到我身上,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吕中楼抱怨。

所谓的负面新闻是指山西晋城市正经历的一场官场“地震”。近半年来,至少4名副县级以上干部被“双规”,被调查的更多达数十人。

接近案件查办的人士透露,最先出事的是副厅级巡视员、原晋城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王有明被双规,之后原晋城市沁水县委书记被抓。而吕中楼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的沁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正位于沁水县。

什至于在吕中楼潜逃的消息出来后,有人到晋城市政府门前放鞭炮庆祝。

沁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山西晋城市沁水县,2001年在原沁水县“三矿一站”(三座煤矿,一个煤炭发运站)整合、改制的基础上成立;公司主营无烟煤、煤化工及金融,董事长吕中楼即是山西沁水人,1994年西方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又回家乡“做煤矿”,被称为山西煤老板中学历第一人。

与此相关的最大新闻是,“山西副厅干部参与侵吞国有资产800亿”。意指沁和能源2001年组建时“官商勾结,贱卖了国资”。上述被查官员中数人正是“三矿一站”改制转让时的重要参与者,也是“39个老干部泣血状告”的主要对象。

但跑路的消息显然并不靠谱。新金融记者经证实,吕本人5月2日在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某办公楼里照常上班。4月份兰花集团在晋城召开的董事会他也如期参加了,还对其中一项提议投了反对票。

“这个土地局长的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用这些事情想来搞我。”吕中楼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只要有人出问题就与我联系到一起”。

而知情人介绍,这样的传言另有其来由,与山西晋城许多官员被查无关,所有关于吕中楼的消息,与其在晋城沁水从事煤炭行业紧密联系。

在沁水,深埋在底下的煤炭资源是这里唯一值得炫耀的资本,同时也是当地招商引资的重要载体。

随着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涨,曾经被人熟视无睹的煤矿成了各方争夺的焦点,围绕着黑色的煤炭,利益之争从未停止。

沁水县地处沁水煤田腹地,2500平方公里范围内,94%的地区拥有煤炭资源。而在2000年,该县财政收入仅为7225万元,为山西省50个贫困县之一。

2001年沁水县正式启动煤改,把当时的国营永红矿、永安矿、侯村矿、嘉峰集运站(“三矿一站”)捆绑起来,以净资产方式出售国有股权,组建集团化公司。

2001年12月12日沁和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组建成立,股权设置为:中国和平(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山西省沁水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中国大通实业有限公司、晋城中嘉煤炭实业有限公司、北京润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出资1250万元到500万元,共5000万元,分别占股25%、25%、20%、20%、10%.

5000万元注册资本金,除沁水县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以实物出资的1250万元外,其他外来公司注册资本金约定可“一年内分三次”付清。剩余7700万元,后来约定“4年内收购完毕”。

很自然地,吕中楼带来的“4家外地公司以3750万元购买了1.1亿元的国有资产,而且允许其注资延期到位,4年完成全部收购。”成为其“贱卖国有资产”,和“以沁水县国有资产挣的钱来买这笔国有资产”的根据。

在当年,煤炭市场价格低迷,这样的行为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吕中楼被认为是“靓女”招来乘龙快婿,却为多年之后的争议留下了导火索。

当地媒体曾经总结了外来资本进入煤矿开采的两种主要模式,一是来自江浙一带的私营企业主,另一类是来自北京的投资者,其中吕中楼被认为是“典范”。

“北京的投资者是随着沁水县国企改制由政府引入,江浙的投资者则走的是一条民间市场化的路径。颇有戏剧性效果的是,北京人在这里安营扎寨,江浙人却搭的是临时账篷。北京人在这里轰轰烈烈地进行了产权制度和管理体制的改革与创新,江浙人却悄悄地扎进旧的体制中运作。”有媒体曾这样评价吕中楼和他的沁和能源集团。

当时,吕中楼的眼光和手法与普通意义上的煤老板有所不同,呈现的结果也差异颇大。“我是1998年进军的煤炭行业,当时在沁水,一吨煤最低的时候15块钱,行业全线亏损,我还可以赚到钱。”吕中楼向新金融记者说。

“那么低的煤价,他都能盈利,所以当地政府认为他是个人才,主动找他要求合作。”当地人介绍。

“为什么起家快,因为他特别懂资本,对经济走向有判断。能源价格肯定要涨,而他老家资源很丰富。当时吕自己搞个煤矿,但不大”,吕身边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那时候投资煤矿,傻子才干。但他在人大读博士的同学们都是搞经济的,认清楚形势。同时融资容易,靠同学帮忙,积累了最初的第一桶金。”

晋城市某中层干部曾表示:“吕中楼原来是国家科委的,提前知道了煤价要涨的秘密才回老家买矿的!”

事实上,晋城当地一些煤炭经营者表示,吕中楼及沁和能源当时参与改制煤矿时,正是全国煤炭连续数年不景气,已经跌到“谷底”的时候,沁水所产无烟煤,平均吨煤坑口价仅15元。

经济学博士经历显然为吕中楼在煤炭领域扩张提供了市场预见性。仅2004年,该公司生产原煤242.5万吨,实现利润2.7亿元,上缴税收1.56亿元。沁和平均每吨煤创税金,是其他未改制煤矿的4倍多。

2004年10月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煤炭行业企业经济效益前十佳中,沁和能源榜上有名,而如果以吨煤利润指标排名,沁和能源位列全国第一。

沁和集团总经理赵学锋表示,2011年,沁和能源集团全年共生产原煤483万吨,销售收入突破44亿元,实现利税31亿元,净利润19.5亿,吕中楼亿万富豪的头衔并不浮夸。

当年,“煤老板蹲在山头上,看铲车挖煤,一铲子一千,一铲子一千,心里很舒服,”被描述为煤老板的集体写照,这显然与新金融记者眼前的吕中楼无关。

“开始认识吕中楼之前对煤老板都有炫富啊什么的第一感觉,吕一改我对山西煤老板的印象,”有记者这样评价吕中楼,“他是个书生气很浓的人,儒商。”

随着煤炭价格的暴涨,吕中楼的财富水涨船高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有人说我盗窃国家资产800亿,我到现在都算不明白,我公司怎么算资产都不到80个亿,哪来800个亿呢?”吕对新金融记者抱怨。

不管是暴发户还是儒商,财富受到质疑的环境下,对吕中楼的举报一直不断,800亿国有资产显然需要“有个说法”。

“我不想成为道德标杆,但是做企业非常不容易,有时候,你是个坏蛋,反而没事,你要做干净点吧,反而有事。”

而据当地人介绍,为了躲避场面上的应酬,吕多数时间“躲”在北京或香港。一接到应酬电话,多以在外地为借口逃避,这也是吕一直低调的原因。

国土局长落马

在吕中楼和他的沁水能源发展历史中,王有明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王有明被双规的消息出现,矛头随即指向了吕中楼。

从1993年担任晋城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开始,到2010年以局长身份卸任,在这个重要部门王有明一干就是17年,而这与吕中楼在晋城的轨迹出现了众多的重合,吕中楼被举报“侵吞800亿国有资产”最开始即是在王有明任上。

刚退休不久、曾任晋城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副厅级巡视员为退休时所获待遇)的王有明被查后问题纷繁,且多涉矿,并涉及大量其他官员。

据知情人介绍,王有明出事前,反映沁水县煤矿改制材料中指向的一直是吕中楼、申会和马刘勤,并在材料中称为“改制犯罪案三主角”,并没有王有明什么事。

4月27日,晋城市政协副主席、原沁水县县委书记申会,沁水县政协主席、原嘉丰镇党委书记马刘勤同样被“双规”,但事由不详,而这两人,一直被认为是“800亿事件”的主角。

在相关举报信中,吕中楼与王有明被描述为同伙。而吕中楼表示,他与王有明的关系并不好,什至还有过节。

吕中楼很早就认识王有明,吕说,正是王有明对他的企业“加害不浅。”

2003年,煤矿开始交资源价款,吕中楼在2002年10月开始提交要求作相关手续变更的文件,王有明却一拖三年。

吕中楼介绍,他找王好几次,并陈述这样给公司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损失。山西的吨煤资源价款逐年上涨,沁和能源产煤煤种的吨煤价款,由最初的0.9元,涨至1.4元,最后,王有明签字批准沁和的手续时,吨煤价款已涨至3.19元。

“我一讲我们要多掏多少钱,王有明就用揶揄的语调问‘你不要把钱看那么重嘛!’”吕中楼事后回忆说。

与此同时,当地针对吕中楼和时任主要参与改制官员的持续上访也开始,并将当期煤炭价格乘以沁和能源在沁水的可采储量,算作“官商勾结侵吞国有资产”的数值。就这样,“吕中楼侵吞国资”和“王有明参与侵吞国资”数额日前终于飙升至800亿元,并被联系在了一起。

当新金融记者向“800亿国有资产流失”的举报者潘新建求证王有明与吕中楼关系时,潘表示“不方便说这个”。

事实上,吕中楼与王有明之间的恩怨不止这些。

据介绍,当年王有明为儿女在北京买房,曾给吕中楼打电话,吕以人在香港不在北京为由加以推托,后来实在没办法,先将王要求的360万元,从公司账上打到吕的司机账上,再由司机把钱拿给王有明。

后来司机在吕的要求下,屡次要求王写下欠条,并在王被双规前通过多次索要,追回大部分。

据接近案件查办的人士透露,王有明事发源于其妻子安新鲜,与吕中楼并无直接关系。

安新鲜供职于晋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下属的事业单位晋城市书画院,任院长。

2009年,书画院启动“王莽岭书画写生基地”建设项目,政府投入300万元。但此项目后来陆续又投入3000余万元,并建有休闲别墅类设施。追加的投入来自安新鲜自己家庭。

安家这笔资金的来源成为案件由头之一。去年10月,安新鲜被“双规”,其后20天左右,王有明亦被“双规”。

春节后,王有明的连襟、沁水县环保局新闻科高戈亮突然失踪。其单位曾刊登公告宣告:再不报到即开除职务。

3月10日, “山西副厅级官员王有明参与侵吞800亿”的帖子在网络上出现,王有明与吕中楼被联系到了一起。

“土地局的事情与我无关,这些事情都往我身上扯,背后有人指使。”吕中楼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事实上,通过搜索可以发现,与网上主体内容相同的材料早在2002年就有了,材料变动之处,除有时增加“腐败分子”,“侵吞”的金额也在不断变化中,最初有过“侵吞3000万”的说法,后来是“20亿”,2009年之后升为“800亿”。

而在知情人看来,背后的人可能是指吕中楼曾经的合作伙伴、现在的竞争对手,曾经有着山西能源首富之称的张新明。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千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