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府 > 新闻发布 > 财政部再查政府性债务 地方将与银行债主对账

财政部再查政府性债务 地方将与银行债主对账

2013-07-06 18:14:39 人点击
导读:财政部再查政府性债务 地方将与银行债主对账

201162152554520.jpg

财政部再查政府性债务 地方将与银行债主对账

[导读]现在整个财政系统对于地方债务这一块抓得非常紧。国务院和财政部可能现在要一个真实、确切的数据。

杜涛

对业已形成的庞大地方政府性债务,财政部开始收紧闸门。

经济观察报(微博)获悉,财政部于6月底发文,要求各省财政厅、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财政局就地方政府欠银行的债务进行对账,财政部将从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获得地方政府债务数据,并下发给各个省财政厅、财政局进行对账。

“这次是部里预算司发文,主要针对地方债务的银行贷款部分,对账内容的截至时间大部分是到2012年底,很少一部分要对账到2013年第一季度。”一位地方省份财政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国家审计署报告显示,2012年底36个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已接近3.85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占78.07%,由此计算,银行地方政府贷款余额超过3万亿。

6月底,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部曾公开表示,将健全债权债务人对账机制。“政府与银行之间对于债务的对账是对融资平台债务加强管理的一个信号,通过对账会确认哪些债务是地方政府将承担的,以免未来地方政府不认账,这种对账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程序。”中央财经大学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表示。

不过,一位基层财政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说,上面可能只是需要一个真实的债务数据,让政府学会过紧张日子,但“政府的债务不会出太大问题,有财政兜底,资金链不太可能断裂”。

口径

早在2010年初,财政部就已开始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统计工作,当时财政部会同发改委、央行、银监会联合签发《融资平台债务清理核实情况表的通知》,部署地方政府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全面的清理核实。

截至2010年12月,各省(区、市)均已上报融资平台公司债务的清理核实数据,当时财政部得到了两套数据,分别由经济建设司和预算司提供。

其中,预算司主要从地方政府财政预算口径进行数据收集,主要要求各地方政府预算部门针对显性债务和各类地方政府直接负债进行登记调查;而经济建设司则主要从各类政府投融资平台入手,包括各类投融资平台企业担保等。

然而,由于口径不一样,当时财政系统统计的数据跟银监会的差距较大,因此财政部的地方债务数据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过。国家审计署网站曾撰文指出,地方政府性债务统计口径滞后于债务形式多元化发展趋势,财政部对政府债务的统计仅仅是针对政府的直接债务和担保债务,对于BT或BOT融资并没有定义,也未将发行信托产品和债券单独列出,造成政府对总的债务规模不够清楚,无法进行有效调控。

按照财政部财科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的说法,以前地方债务都是银行和地方政府的统计数据,现在财政部开始正式摸底地方政府债务,未来将形成自己的地方债务统计口径,就像银监会、审计署对于地方债务有自己的统计口径一样。

审计署曾于2011年7月发布地方政府性债务统计,两年后对部分省市的债务抽查结果也出炉。结果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36个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共计3.85万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12.94%.其中,10个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有16个地区债务率超过100%,最高达219.57%.

而根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2年12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929亿元,同比上升647亿元,不良贷款为0.95%,同比下降0.01个百分点。截至2013年一季度末,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9.59万亿元,不良贷款率0.14%.

“最近这几年财政部对地方债务的管理和统计主要都是预算司在做,归属到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处。”一位接近财政部的人士表示。

东部某省财政厅地方债务管理办公室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次与银行进行对账是预算司在6月发的文,主要是政府在银行中的债务进行对账,而且也是第一次财政部主动将从金融系统拿到的数据交给地方省厅去操作。

“李克强担任总理以后,对于地方债务问题非常重视,所以现在整个财政系统对于地方债务这一块抓得非常紧。国务院和财政部可能现在要一个真实、确切的数据。”上述省财政厅债务管理办公室人士称。

对账

6月27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2012年中央决算报告中强调,下一步将采取多项措施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

针对地方债务过高的问题,楼继伟表示,将健全债权债务人对账机制,推进政府会计改革,加快建立政府财务报告制度,全面动态监控地方政府性债务情况,并将完善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预警机制,加强高风险地区债务管理,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

其中,债权债务人对账早在2010年下半年的融资平台债务清理中就曾实施过。当时财政部等相关部委要求地方政府和银行、融资平台公司之间签署一个“三方”协议,协议主要内容有两点:确认政府对以前签的债务承担;今后政府不再出担保。

但由于涉及对各自责任的分担问题,各方对这样的协议均有顾虑。对银行来说,分行行长在这样的协议上签字,离任前还得面临审计问题。而在地方政府方面,如果签署协议,一些有问题的融资平台可能面临追加担保物等要求。因此,通过对账来核实清理债务,在当时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此次对账,按照地方财政厅人士的说法,已经没有了签三方协议的要求,“只是将财政系统的债务数据和银行的数据进行核对,最终将以财政部门确定的数据为准”。

实际上,地方政府对政府性债务的可控性自信满满。急剧增长的土地出让金,充当了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定海神针。

2013年第一季度,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7700亿元,同比增加2448亿元,增长46.6%.虽然财政部第二季度的土地出让金数字还没公布,但是据伟业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6月份全国306个城市土地出让金高达1130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上涨60%;其中,4-6月份全国土地出让金536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39%.

东北省份一位财政局局长告诉经济观察报,两年前他们已经对政府的债务问题摸底了一遍,从银行贷款到融资平台全部摸清,他认为“出现坏账的几率比较小,将本级政府管辖的国有企业类的融资去掉后,属于政府的债务还是可控的,而且今年的土地出让金比上一年增幅很大”。

一位基层财政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说,政府的债务不会出太大问题,有财政兜底,资金链不太可能断裂。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
Tags: